Sunday, September 29, 2013

帮我捣蛋

女儿: 爸爸, 你可以帮我吗 (Papa, tu peux m'aider)?
老公: 帮你做什么 (T'aider à faire quoi)?
女儿: 帮我捣蛋 (Faire des bêtises).
老公: ???

发啊

老公到马来西亚渡过几次农历新年,对我们常挂在口中的"恭喜发财","发啊"新年贺语印象深刻.

这天,车内正播着"稻草裡的火雞"这首儿歌,当播到"快來快來, 快來快來, 我們同心協力快把牠捉到...时,他揶揄我说:"在儿歌里你们也说"发啊发啊 (huat ah huat ah)"?" 我瞪着他回应:"你耳朵有毛病啊,她在唱快來快來 (kuai lai kuai lai),不是发啊发啊!"
但他还是坚持听到发啊发啊 (huat ah huat ah).

好吧,发就发吧. lol

思念

女儿不在家, 老公思念之 , 一边做饭一边用感性的声音说 : “你知道吗, 她唱这首儿歌时是 多么的全心全意, 歌声好似发自肺腑. ”

我赞同地点点头, 加了一句: “以客观的角度来看, 她唱歌时常走调, 歌声也不甜美. ”
老公激动的答: “我不要听什么客观的言论, 我是一位父亲, 我的女儿是最漂亮的, 她的歌声是最动听的! ”


我只好识趣地闭嘴, 脑里萦绕着女儿沙哑走音却天真淳朴的歌声: “ 好宝宝, 好宝宝, 我要做一个好宝宝...”

Thursday, August 22, 2013

车内听儿歌

女儿喜欢在车内听儿歌.
一片CD听了几遍, 老公听厌了, 在女儿的反对声中换了其他唱片.
正当他听得兴起, 背后传来女儿幽幽的声音 : “爸爸, 我要听我的歌”. 而且 每两三分钟重复一遍.
老公烦不胜烦, 只好就范.
儿歌一播出, 女儿就摇头晃脑, 用走调的童音快乐的唱起歌来 : “ 好宝宝, 好宝宝, 我要做一个好宝宝...”

Saturday, March 23, 2013

猴子与虱子

与女儿在一起看书.
书内有一幅画, 几只虱子藏在一只猴子的头发内.
对女儿说:"这是虱子."
女儿很吃惊,大声地纠正我:"maman 你讲错了, 狮子是很大只的."
糟了,怎么跟她解释同音不同意的词呢?
想了想,对她说. 你在动物园看到的狮子是很大只的, 这种是小只的虱子.
她半信半疑,瞪着眼睛看着我,然后跑去玩了.
真汗颜.

Thursday, January 31, 2013

童谣1987

童谣1987

作词: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演唱:梁文玲

亲爱的爸爸,给我一个窗口,给我留一片还没有,污染的天空,
在层层的重重的铁窗后,让我望一望草地上,绿色的自由.

亲爱的妈妈,给我哭闹的时间,让我迟一些才学会,标准的笑脸,
也许你可以先给我一点空间,让我喜欢自己,才接受文明的训练.

亲爱的老师,不要那么紧张,不是所有的歌曲,都要规矩地唱,
一切的ABC 可以慢慢地学,不要叫我争先,让我从容一点.

亲爱的世界,给我一个黑板,让我快乐地画一幅,自己的向往,
其实你不该教会我太多黑白,让我长大后不会,对着灰色无奈.

Tuesday, April 28, 2009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放屁与大便

在车内听着陈科妤的“你说”,当唱到那一段“要你说你说说你还会爱著我”时,便撒娇地要求老公跟着唱。他只会哼“你说你说”就接不下去了。我再要求他时,他回答:“我在车。” 我以为他想说“我在驾车”, 便称赞他竟然会用“在”这个现在式动词。事实上,他想说的是“我在车里”。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高兴,便接着教他用“在”来造句。我要求他用有限的词汇自己拼出句子,他就随口拼了两句:

我在大便
我在放屁

天呀?“是谁教你这些粗俗的词汇?”我质问他。
“我的老师。”他很得意地回答。
“谁是你的老师?”他曾去上过基础中文课。
“我的老师就是我的老婆啦。”他淘气地看着我。
接着我们捧肚大笑。

***************************************************************

你说 - 陈科妤

她看来不错朋友说眼神像我
我太笨拙不懂得及时闪躲
才会看着幸福被剥夺
你带她看日落我留在黑夜摸索
微笑轮廓旁边怎么不是我
努力不难过怕扰乱现有生活
你说你说说我爱听的结果
说天虽辽阔爱不是折磨
有我就够了自由算什么
要你说你说说你还会爱着我
说不怕承诺会将你反锁
你情愿停泊也不愿漂泊
就当哄哄我
其实她没错你的温柔如烟火在眼中闪烁
谁都无法去闪躲会持续多久灿烂结果是坠落
还舍不得揭破光鲜的爱情包裹一层层泡沫
藏着出错的线索是我太懦弱宁愿将所有错都埋没
能借用的借口那么多
对我说谎言该是你得心应手的小动作
可惜你连反驳都不反驳
只说了整夜刺耳的沉默
你说

Sunday, June 15, 2008

没有爸没有妈的孩子

在报纸上看到“黄石的孩子”这部电影,老公马上指给我看。法文片名叫黄石的孤儿,他不懂孤儿这个名词,随口说了一句“没有爸没有妈的孩子”。

我很吃惊,平时随口教他的中文,他竟然记得,还有板有眼地自创一句。

为什么他不说“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呢?我很好奇,他怎么懂得简化句子呢?

我不敢马上教他“没爹没娘”的另一说法,因为之前授他的爷爷奶奶祖父祖母伯父舅妈表姐外甥之类的人命称呼已经把他搞得晕头转向,直说中国人把人际关系复杂化了。

无论如何,很为他感到骄傲,如果能在中国住上一年,说不定他的中文就能琅琅上口。